背景:
阅读新闻

霍懋征的素质教育观

[日期:2010-12-07] 来源:中国教育报  作者: [字体: ]

—— 霍懋征的素质教育观

 按:1956年,全国第一批特级教师中便有霍懋征。周恩来称她“国宝”。1979年被誉“中国当代教育家”。教育界有“南斯北霍”(“南斯”,即南京师范附小教师斯霞)之称。80年代至今,霍懋征以“小学语文教学中的创新教育”赋予盛名新内容。霍式教育理念的核心内容便是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,“教学跟着时代走”。60年来,霍懋征以“北京第二实验小学”为基地,辐射全国,实践着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。

 “孩子只有内向外向之别,没有先进后进之分”

 “小学阶段谁也看不到学生的未来。”霍懋征说,“小学教师带的就是6至12岁的孩子,教育不是万能的,但教育可塑他的未来。小学6年,教师塑造的是成人的雏形,雏形的成败全凭老师一颗心。”霍懋征眼里,没有好孩子、坏孩子。先进生、后进生之分,只有内向外向之别,所有孩子都是好孩子。她说,好坏先进后进是大人主观分类,不是孩子自己的选择。教师没本事才划分学生三六九等,甚至辱骂体罚。有时,霍懋征被闹生气得话到嗓子眼,此时,她强制自己喝水、看东西、出门吸气、按摩胸口,提醒自己“教师不能说伤害学生的话”。如讨厌、走开、笨蛋、懒猪、叫你家长来、中午别吃饭……平静后,她让无知的孩子有知。“孩子是可敬佩的,他常想到星月以上的境界,想到地面上的情况,想到花卉的用处,想到昆虫的语言,他想飞入天空,他想潜入地穴。”鲁迅的话,时时提醒霍懋征“孩子是可敬佩的”。特别是闹生,霍懋征看准鬼点子多的孩子创造力强,他们成人后在科研、管理上有出息。所以,霍懋征对淘气包采取激励、赏识态度。“你真棒!肯动脑筋,再想想,你还能做得更好!”霍懋征不赞成使用“乖”一词。她说,“乖”是大人对孩子听话、不烦大人的肯定,孩子的天性不是乖,是动,迎合大人而扼杀孩子的天性,这样的教育不足取。霍懋征忧虑现在一些教师和家长误把学生的聪明创造当成捣乱,以致按照大人设计的乖孩子的标准“套裁”,渐灭了小淘气的灵性。

 霍懋征每天看多种书报,重点看教育。每当看到灾难性消息:孩子杀父母、老师;母亲打死孩子,教师往学生脸上刺字;孩子自杀、出走等,霍懋征难过,发泄难过心理的出口是讲课——给全国小学教师讲师德,讲她从教60年心得。

 193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的霍懋征决心当个好老师。好老师的榜样一是教师母亲,二是前苏联影片《乡村女教师》中的银幕偶像。两个偶像一个特征:爱学生。渐渐,霍懋征找到爱学生的感觉:“像妈妈带孩子一样。”即母爱教育。午睡时间,霍懋征骑自行车家访孩子是否午睡。在学校午睡的孩子,每天睡前享受霍老师的“今天的故事特别好听”。现在,实验二小李烈校长采取以爱育爱的双主体办学模式,要求教师蹲下跟孩子讲话。 50年代,霍懋征便自觉意识到蹲下的必要:“教师、学生的眼睛在同一水平线上对等了,心灵自然对等。”这一身体语言对霍懋征来说并非可有可无。她举例,眼见老师一个电话叫来家长,老师坐着训;站立着的家长。一坐一站,平等从何谈起。没有平等就没有爱,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“文革”间,一些孩子父母下干校,家长“托孤”于她,霍懋征一手揽进自家门,她怕孩子成次品或废品,否则,她毕业式上的发愿,做个好老师便是空话。春华秋实60载,霍懋征聊以自慰的是,她的学生在各自岗位上皆以正品向霍老师汇报。

 对学生的八字方针:“激励、赏识、参与、期待”

 “教育教育,为育而教,不是为教而育。”从教60年的霍懋征这样诠释教育。“激励、赏识、参与、期待”是她对学生的八字方针。她激励每个学生上进,赏识每个学生才华,让每个学生参与教学活动,期待每个学生成功。八字方针具体体现在霍懋征的教学上。

 霍懋征在不同时期尝试过不同方法的语文教学实验,但中心思想一个:启智。一年级某班,霍懋征提问:“春天到了,什么树先发芽?什么树先开花?什么虫先出窝呢?好,从今天开始,我们出去找春天。”她要求学生记“自然日记”。学生提出不会写字怎么办?“你们肯定有办法, 动动脑筋”,“拼音、、画画、问大人”,霍懋征激励:“真聪明,我相信你们一定观察得非常仔细,霍老师等着读你们的日记。”“自然日记”中的拼音、图画逐渐被文字替代了。霍懋征总结它对学生的好处:养成查字典的习惯,培养观察能力,从爱自然到爱人到爱集体。霍懋征进一步追踪调查,

 “记自然日记的学生几乎都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。”三年级的一个班,错别字多。霍懋征跟班干部商量成立“错别字病院”。谁当院长,谁是重病号,谁是主治医,由干部分配。干部在家校联系簿上写道:“告诉您一个好消息,您家孩子荣登院长宝座”;或者是:“告诉您不幸的消息,您家孩

 XXX得了重病,望您积极配合治疗。”仅一周,错别字消失了。霍懋征说: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教不好的老师。”老师授业解惑的成败,她的经验是:学生、家长一起抓。家校联系簿一周交换一次。霍懋征了解每个学生家庭,她把跟家长的关系定位成朋友。

 “学起于思,思源于疑”。霍懋征鼓励学生质疑问难课本,提倡不惟书只惟实。《草地夜行》一课,有学生提出“夜”字不突出,没时间紧迫感。霍懋征启发:“那你们就讨论讨论,文章中怎么体现紧迫感?”“在文章开头加上太阳已经偏西了”。霍懋征点头:“我同意。我会把同学的意见反映给编者。”又如《草船借箭》课文,有学生提出“借箭”应改为“骗箭”。理由一,诸葛亮借大雾天气骗箭,理由二,有借有还不是骗,有错不还就是骗。霍懋征让语文课代表组织讨论。她独坐一隅,观察学生思辨和组织者的组织能力。她认为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是培养出来的。成人的创新思维源于小学阶段发散思维、集中思维的培养。她就是要培养孩子相信自己的脑子。80年代,霍懋征否定我教你学的教育思想,采取双主体办学模式,让学生参与教学活动,变“要他学”为“他要学”和“让他学会”为“让他会学”。此法正如叶圣陶所云:“教师之为教,不在全盘授予,而在相机诱导,必令学生运其才智,勤其练习,领悟之源广开,纯熟之功弥深,乃为善教者也。”“凡教者必期于达到不须教,教师启发导引后,学生展卷自能通解,执笔自能合度。”

 霍式教学法“五多四好”:多读、多想。多听、多问、多练。课前复习好,课上学习好,课后复习好,运用实践好。“速度要快,数量要多,质量要高,负担要轻”是她教学改革的十六字方针。1978年的某一学期,她教了95篇课文,课外作业不超过半小时。其做法是精讲、多练、合理地组织课文。改讲读法为读讲法,以读为主以讲为辅。当堂知识当堂巩固,课外时间留给学生“玩儿”。霍懋征称课外为“兴趣时间”。这个时间她尊重孩子的天性,绝不挪用挤占。

 如何利用“兴趣时间”,她跟班干部商量成立作文组、诗歌组和班级图书馆,个人图书全班借阅,定期开故事会,每次一个主讲。此为培养口才,人前不怯场和集体主义精神。计划生育后出生的孩子,霍撷征在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的理念中特别添加了“培养学生的集体观念”。她说:

 “要让四二一(爷爷奶奶姥姥姥爷、父母、孙子辈)中长大的孩子知道乐群。”

 随年岁日高,霍懋征意识到经验传人的必要和紧迫,于是她带徒弟进课堂。她对徒弟的要求是“不备课就不许进课堂”。师与生、教与学之关系,过去人们常喻为一桶水和一杯水。面对终生学习时代的来临,霍懋征改一桶水为长流水。“只有源源不断而来,才能滔滔不绝而去。”她强调:“中小学教师要继续再教育。”

 “素质教育绝不是被一些人理解的特长教育”

 1999年,中央决定全面推行素质教育。霍懋征回首60年从教之路,认为党的教育方针就是素质教育。素质教育的难点在于教师如何拥有课堂教学艺术,即让学生爱听,听不够,想学习爱学习,有学习新知识的欲望,有欲望得到满足的乐趣。80年代,霍懋征每天课前讲一首唐诗,深入浅出的讲解,学生听懂后乐意背诵。多少次,下课铃响,学生央求霍懋征:

 “不下课,想听霍老师接着讲。”由此,霍懋征这样理解快乐教育:“教师把课上得跟孩子依恋动画片一样,就是快乐教育。素质教育并非单对学生,它是针对双主体而言。有什么素质的老师就有什么素质的学生。”学生的错误常出自教师误教,比如,“肺”字,几乎所有学生把“肺”字的右半部写成市。素质教育,霍懋征强调:“绝不是被一些人理解的特长教育。”特长只是素质的外在表现。玩,孩子的天性。霍懋征主张“玩”“道”结合。在玩中渗透素质教育。

 50年代,霍懋征带学生春游颐和园。她跟班干部说明春游的目的寓教于乐。让小干部按照寓教于乐的原则设计方案。于是,她带干部们事先踩点。该日,霍懋征参与了紧张、有趣、有意义的“找队旗”活动。班长说,“同学们,我们的中队旗被人偷了,现分三队寻找。一分队注意,某棵松树下埋着敌人的计划,计划是数学题,正确答案指明队旗地点。二分队,某座山包有三个敌人,看见敌人要匍匐前进,不许掉队。三分队,直奔昆明湖,等待会师。会师礼物是每人献诗一首给凯旋者。三个分队的随军记者记录全程实况,不许漏记。”

 “伟大的祖国在前进”这一宣传活动,霍懋征不许六年级学生找书面资料论证,她让学生走向社会,得出自己的结论。她联系了公共汽车站、西单商场、中药店、工厂、学校。之后,壁报上展示了学生的调查报告。

 1979年,霍懋征参加23省市的语文教学工作会议。会上,有人反对语文课上进行思想政治教育,认为两者对立,否则,两败俱伤。霍懋征旗帜鲜明,“语文教学是塑造人的教育,文字中自有育人功能,是文道结合的内在表现。”这年,她第一次在长春师大附小被众教帅观摩了她的文道结合。她讲课文《毛岸英在狱中》。霍懋征提问,毛岸英为什么表现得这么英勇?学生答:“他信共产主义”,“他不上敌人的圈套”……霍懋征摇头。“小小年纪的毛岸英不懂共产主义,也识不破什么圈套。注意课文中的话,他多次看到母亲被打得皮开肉绽,母亲什么也没说。身教胜似言教,毛岸英是以母亲为榜样,母亲不说,他自然也不说。注意‘多次’这个关键词。”给学生上完课后,霍懋征接着给教师上课“如何吃透课文”和“记忆训练在一二年级,理解培养在三四年级,创造力激励在五六年级”。

 从这篇课文,霍懋征引发的话题是,杜绝让孩子说大人话,比如“他信共产主义”就不是孩子能理解的话,不知所云的话即是假话。现在电视上孩子说假话的镜头屡见不鲜。久之,孩子就会根据场合、人物说他现编造的语言,这是素质教育中应引起注意的。霍懋征特别反对电视上考儿童记忆力的节目,“素质教育不是死记硬背,不是坐而论道。素质教育是一把剑两边锋,一边教师一边学生。”长春师大附小之后,霍懋征被全国邀请送真经。百余堂课,师生堂堂喝彩。邀请者怪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,霍老师不熟学生,为何常胜?霍懋征一语破谜,“个性不知,共性还不知吗?!”

 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”为素质教育之首

 霍懋征以陶行之的话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”为素质教育之首。其次,学会自律,学会学习,学会思考,学会审美,学会创新,学会乐群,学会做事,学会劳动,学会锻炼。“十学”,霍懋征要求自己和教师先自修这样的素质,后传学生。

 半个世纪里,霍懋征送教上门50多个地区。她讲师德、没有爱就没有教育,语文创新、学校管理……家中五位当教师的儿女提醒她:“您老什么都能忘,就是别忘了自己的年龄。”没年龄概念的霍懋征今年暑假有一远行计划,带11名各科专家送教西部,再把西部边陲教师请到北京观摩教学。学生喻霍老师如佘太君带队出征,霍懋征笑纳。她说:“我教书上瘾。人别闲着,有事干就好。”70岁后,霍懋征紧迫感日强一日,她“要在有生之年,抓紧把人民给我的还给人民”。霍懋征现任全国语文教材审查委员会审定委员。她对教材严格把关。某省教材《希望的钟声》大意是:遭水灾了,学校停课了。不久学校陆续收到北京小弟弟的零花钱、爷爷的党费、香港阿姨的资助,就是靠这一点点汇集起的爱心,学校的钟声又响起来了。霍懋征没通过,她在意见栏里写道:“21世纪以科教兴国为主导,集资办学落后时代。”意见提过不算完事,她亲自指导改编。多年审查,霍懋征独钟江苏教材。该教材内涵丰厚、图画清新。尤其主编的一句话,霍懋征印象深刻:“字号要大,不能为了省钱坏了孩子眼睛。”

 80岁霍懋征的健康秘诀是四乐:知足常乐、助人为乐、自得其乐、天伦之乐。另外一乐,逢天气不好,学生电话不断:“霍老师,变天了,别出门。”还有生日这天,祝福不绝。“这份幸福”,她说:“不当老师的体会不到。”自得其乐的是伺弄家中狗、鹦鹉、数十盆花草。霍懋征珍爱一切有生命的小东西,尤其孩子。

 2月22日,记者采访当中,有陌生孩子敲门说事,孩子临走,霍懋征叮咛:“有事找我,我是老师。”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 | 阅读:
本文评论   [发表评论]   全部评论 (0)
热门评论